2020毕设故事 | 大卫·霍克尼艺术风格在纺织品设计中的应用

         一年前开题,在导师张宝华副教授的指导下,我将“大卫·霍克尼艺术风格在纺织品设计中的应用”做为研究生毕业设计课题。霍克尼艺术风格的核心是其开放的艺术思想和兼收并蓄的创作理念,因此我尝试将其艺术风格特点和新材料的运用融入现代纺织品设计,希望为纺织品设计带来更多的视觉元素冲击,进一步强化和丰富艺术感与科技感的融合。整个毕设经历曲折多变,甘苦自知,劳心劳神劳力创作中,有许多收获和体会。  

灵感版 

一、载体与形式的设计

        我选择丝巾和服装做为图案设计与实验的载体进行设计。图案设计着重在题材、构成、色彩方面进行尝试,主要体现在丝巾部分的设计;材料及工艺着重于新材料与现代工艺的结合,主要体现在服装部分的设计。

丝巾设计草图

服装设计草图(一)

服装设计草图(二)

服装设计定稿

二、材料与工艺的实验
        由于各种意外因素,此次毕业设计的实验与制作过程艰难而曲折。

        材料选择了感温变色材料,试图设计出可变性的服装,与穿着者形成互动,以此表达穿着者情绪的变化,并据此材料特点,在工艺方面进行了多种工艺如丝网印、机绣、机织等的尝试,以探寻不同的呈现效果。由于感温变色材料对外界环境温度非常敏感,且服装设计中包含外套和泳衣两部分,两种服装所处的环境不同,泳衣变化的效果也会额外受到水的影响,因此选取了多个温度段的温变材料贴附在不同温度暖袋上,模拟中等室外温度和泳池水温环境进行了反复实验。材料本身的不稳定性,导致前期在对材料特点的了解与工艺的掌握上花费了大量时间。此外,按毕设工作计划,工艺实验部分的工作应于春节放假前在北京完成,然而期间因物流受限,在广东定制的染料无法送达武汉的印染工作室,导致在武汉印制好的材料无法及时送达北京;后来由于武汉工作室寄来的材料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只能自己亲自动手在学校的工房里一遍又一遍重新印制;在水温实验和拍摄阶段,各种材料、租用的道具、器材都已装车而预订的游泳馆却通知因临时任务不能提供等等,导致在寒假离京前只完成了既定任务的一半。  

        在美院工作室进行丝网印和机绣实验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家中进行毕设时,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因无法返校实验环境、条件所限,不可避免的对材料应用与实验效果方面的深入研究带来一定影响。广东的染料厂家停业,无法及时提供预定的材料和染料;武汉的印染工作室因疫情封城而关闭,物流受到严重影响,材料也无法寄出。这一切都使接下来的工艺制作困难重重。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情急之下,我只能在呼和浩特的家里利用从学校带回来的部分材料进行感温变色和丝网印的实验,一边做一边等待武汉物流恢复。由于没有丝网印设备、台板,我只好因陋就简、就地取材,利用现有的硬卡纸、刮刀、画板、画框手工模拟丝网印进行小样实验,并将成品小样贴在自己身体上,在不同光线和温度下反复比较实验,历经多次失败和沮丧,终于克服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达到较为理想的效果。  

        在家中利用现有材料模拟丝网印实验

        将做好的小样放在自己的身体上进行效果检验 

        疫情缓解、物流恢复后,我第一时间与广东染料厂家及武汉工作室取得联系,并在短短几天内收到了两地寄来的材料,才得以在家中进行进一步的实验与实物的制作。  

收到材料后在家中进行最终实物的面料印制 

面料小样

        在家中制作和完善成衣部分

        经过不断的实验、成衣的制作,我目前已经完成了系列设计中部分的实物制作,并在继续进行其他实物的制作与收尾工作。  

目前已经完成的部分服装实物(一) 

 

目前已经完成的部分服装实物(二) 

        这次毕业设计的收获,一是增强了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一名设计师必需要有包容开放、兼收并蓄的思想和理念,在此基础之上消化吸收,并融入自己个性化的实践成果。个性化的关键是独立思考之精神和能力的锻炼,以及跨学科、多领域知识的储备。二是增强了系统性实践的能力。从灵感来源、方案设计、草图收集、材料选定、工艺实验、成品制作、后期拍摄等全过程亲自动手参与,系统性统筹实践的能力得到提升。三是增强了心态的自我调整能力。毕设工艺制作环节如此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和从未遇到过的问题最终得以克服和解决,保持客观冷静的头脑,不急不燥,理性应对,化危为机至关重要。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我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四年本科、三年研究生的学业就要结束了。太多的感受化为一句话:感恩清华,感恩师长!(图、文:胡佳楠 染织服装艺术设计系2017级硕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