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访谈】 董丽慧:艺术、史学与文化的三重奏

 

董丽慧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国匹兹堡大学艺术史博士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研究员、助理教授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博雅博士后

课题方向:中西艺术交流及视觉文化研究 

前言: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圆桌博艺校友访谈与专业调研”支队,深入校友工作场景,了解校友人生经历,在此过程中加深专业认知、培养学术话题敏感度。这次支队访问的是校友董丽慧,就史论专业学习、研究方向选择、文化观照视角、职业道路等话题进行了访谈交流。

访谈进行时

01丨选择史论:热爱与坚持

        董丽慧称自己的人生没有规划,变化从来都来得比规划快,但正因为变化的来去匆匆,更凸显出那份热爱与坚持。当初能进入艺术史论系学习,既出于爱好,也出于缘分。

        中学时期,她尤爱艺术、历史和写作。她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兴趣爱好与艺术史这样一个陌生而有趣的方向如此吻合。入学那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第一次面向非艺术生招生,董丽慧是以第一志愿报考。然而,大学的第二年,她差点因为“跟风”丢了自己的初心。

      “我参加了人文学院‘中外文化综合班’的面试,但面试通过后,当时的系主任尚刚老师‘狠狠’训了我一通,促使我重新思考对艺术史的热爱是否真诚。”董丽慧坦言,非常感念当时尚刚教授一番语重心长的劝导,让她庆幸继续听从内心选择了艺术史。“那时我真的是对所有的课程都爱,无论是美术的、设计的、工艺美术的、古代的、现代的、当代的课程。因为热爱,我选择留下,我不再质疑这份热爱,我很幸运。”

        而这,只是董丽慧求学岁月的诸多“幸运”之一。谈及清华往事,她列举了很多难以忘怀的老师,在提及恩师们的姓名时,她眼睛闪亮,言语间仿佛翩然回到本科时代,对一门门出色的课程如数家珍:尚刚老师幽默的《中国古代工艺美术》、李静杰老师严谨的《佛教美术》、张敢老师生动的《文艺复兴美术》、祝重寿老师另辟蹊径的《中国插图史》、岛子老师常常直接请来艺术家面授心得的《现当代艺术讲座》、杭间老师创造性的《现代艺术与设计》……此外,陈岸瑛老师机敏的艺术哲思启蒙、杨阳老师对民间艺术的热爱与实地调研示范、邹文老师对从版面设计到话题性文章写作和创办艺术期刊的实战引导,还有张夫也老师关于熊猫和黑白照片、陈池瑜老师被称为“荷清苑老师”的幽默轶事等等。

        艺术史论专业的课程体系以艺术学与设计学交叉并重著称,董丽慧的知识面也因史论系的培养得以扩展至不同领域,这为她日后的多元思考能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老师们在授课过程中强调的研究视角、体现出的学科情怀,既成就了她多样的思维逻辑,也成就了她的“热爱与坚持”。正是这朴素而深刻的两个词,支撑着董丽慧完成11年的求学之路——本科结束后,董丽慧继续在园子里进行硕博阶段的学习,而后留学海外,收获了另一个博士学位。

02丨学术沉潜:转向与贯通

       “现当代艺术的鲜活、多元互动的丰富性与挑战性吸引了我,尤其是研究当代艺术,必须建立在古今、中外贯通的坚实基础之上。” 

        在谈到本科毕业论文选题时,董丽慧这样形容自己彼时的心境。跟随岛子老师,她完成了有关西方先锋摄影的研究——这是一个综合性的课题,处在艺术与设计、理性与审美的交叉地带。董丽慧对摄影的好奇心源于岛子老师于90年代提出的“观念摄影”,即突破传统纯粹的纪实与审美功能,将观念艺术融合进图像,而摄影与艺术、摄影与技术、摄影与现代性、摄影作为中西交流之产物的跨界,也在年轻的董丽慧心里埋下了种子,这颗种子在未来随着研究的发展一步步破土发芽。

        种子的壮大,是在董丽慧攻读硕士时期。她曾出于学习文化前沿的心理把西方摄影作为研究对象,而后随着视野的拓展与阅历的增长,她的研究视角逐渐回归本土问题,以西方为参照梳理和反思二十世纪中国摄影走过的路,使得她的研究兴趣深入到了另一个层面。

        一方面,她将摄影这种现代图像的可复制性和在民间的传播性上溯至早期现代时期,探究在明末清初时,以版画和插图为代表的西洋图像第一次通过基督教来到中国,在民间激发的早期现代性议题,思考为何科学技术的变革没有发生在中国。另一方面,她通过“慈禧肖像在世博会展出”等个案研究,探究中国国家形象的现代建构及其国际展示与传播。

       “研究视角的变化对我而言是一种在学术思考上持续的推进,由表面形式逐渐深入背后错杂的关系逻辑,然而又发现这样削足适履的二分法仍然是远远不够的。”董丽慧谈到。

        研究对象与研究角度的变化背后,是一种不变的研究观念:抛弃脸谱化的定论,通过比较研究的方法,返观各自历史文脉,还原复杂丰富的文化语境。于前者,她体悟到所谓中国现代性的迟滞,某种程度上是以西方视角观望后得出的伪命题;于后者,她体会到晚清视觉图像的国际性展示和传播,并不是政治方面的单向度操控所能左右的,也是文化艺术观念、军事外交、甚至包括女性意识觉醒等多因素绞合而成的。

        董丽慧在“没有规划”的学术研究中,结合自身科研兴趣和生命体验,逐渐生成一种研究方法:体察双方或更多方参与主体的诉求,以平等的视角看待问题,又切实浸入式体查时人所面对的问题和理论场域,考察这些鲜活对象的同中有异,最终目的却在于异中求同。研究的意义也由此显现。

03丨教学相长:初心与宏愿

        董丽慧如今在燕园从事现当代艺术的研究与教学。在她看来,基础知识必须打牢,但这仅仅只是第一步。跨文化和跨学科的视野是高等教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希望艺术史专业的学生充分利用高校的学术与实践资源,进行多维的观察与感受,进而把来自其他学科的知识和视角转化在研究过程中。

        董丽慧认为,艺术史学者在美育大众方面也有着天然的优势,并应当发挥更积极的社会作用。现如今,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渠道使大众享受艺术带来的餍足。从传统的拍卖与科普展览、到新兴互联网端的艺术自媒体、艺术应用等,艺术史学者已经迈出了很大一步。董丽慧也希望在今后能够身体力行地实践,一方面不断进行学术探索,产出更高质量的学术成果,“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另一方面,也通过各种面向公众的方式将自己坚持的艺术与史学思想传达到更广阔的空间,而这一初衷实际上来自于对生命的观照与热爱。

        母校是她的摇篮和起点,“行胜于言”,才能不负当初的热爱。 

线下支队合影(中为董丽慧) 

支队员为董丽慧学姐准备的礼物(图:丛聪) 

(图、文:清华美院圆桌博艺实践支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