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院学子】于婉莹:给你不一样的手绘清华

五爷按

还是游客的时候,我们到园子里走一遭,除了拍一堆的照片外,总是会寻觅那么几家纪念品小店,买上几张甚至是一整套的主题明信片,而这时,架上色彩清新的“手绘清华”总能吸引我们的眼球。但于婉莹笔下的清华却与那些明信片上的清华不同,她以一个在园子里呆了7年的美术生的视角告诉你,清华其实不止只有二校门和大礼堂。

       在美院这七年,于婉莹参加过大大小小的展览,也拿过一些奖项,但被问及自己的绘画风格时,她双眉微皱,思考片刻后说道:“事实上,我不认为我有什么绘画风格,我也很难把我现在的绘画归类于某种风格里。”虽然本科学习国画、研究生修习油画的她,常常会“纠结”在这两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之间,但在她看来,这种“不确定”正是清华送给她的礼物。

于婉莹

       而在导师李睦眼里,于婉莹是他带的几个研究生里非常不同的一个,“尤其是,她的绘画非常不同——艺术品最核心的价值就是不同,如果是重复的东西,就无从谈起好坏,不同的作品至少具备了成为好作品,优秀作品的可能。”

       提及清华系列的作品,李睦老师说:“她画第1张、第2张的时候我还没有特别在意,但是到了5、6张之后,我开始注意了。这是一个从偶然到必然,从不规律到规律的过程。”

熟知之景

       清华系列最早的几张作品,都是校园里的标志性景观:二校门、水木清华、荷塘、清华学堂……这是大众所熟知的清华,激发起人们的美好想象与情感共鸣。

二校门

荷塘小亭

水木清华

       于婉莹的水性笔绘画创作,灵感源于在法国巴黎游学的经历。当时她创作了一幅关于塞纳河景色的长卷作品,随性随意,展示出一种特别的艺术意境。回到清华后,她行走在校园里,看见一些场景,“觉得清华园的美,也可以用水性笔的艺术创作方式呈现出来”,就有了最初的几张作品。

新清华学堂

       细观新清华学堂这幅画作,会发现画面中近处的两棵树不可避免地遮挡了相当一部分的建筑物,对此于婉莹浅笑着解释了自己的小心机:“这也许就是绘画艺术的特性吧。也就是,客观的观察,和主观的表现。”

熟而不觉之景

       导师李睦认为,前期的清华系列只是艺术创作的第一步,这个系列的真正的艺术价值开始显现的时候,是她开始画一些我们司空见惯但并不是很在意的细节。绘画,就是画什么和怎样画,尤其画什么与一个人的知识背景甚至性格品质有很大的关系。

       而于婉莹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她知道自己要画什么。从亲密依偎的自行车,到日晷上繁复精细的花纹,从图书馆前的圆形路灯,到荷叶簇拥着的汉白玉拱桥,这是清华人眼中的清华,唤起每个与这个园子有密切交集的人的记忆。

日晷

荷塘荷花

       每一幅画,基本是用水性笔直接从一个局部开始展开刻画。由于绘画条件的特殊性,于婉莹大部分作品需要根据照片资料进行创作,每张作品从构思到完成需要3-4天的时间,每天工作大概5小时以上。于婉莹伏案用水性笔细细描绘,画面由一个空荡荡的框架,从局部到整体,不断填充细节,完成之时便是一幅让人惊叹的画作。

自行车

       在仔细端详自行车的原画时,如果你凑近了看,就会发现那些松树的针叶也异常清晰;当问及是否有记录作画过程的照片时,于婉莹耐心地翻出了自行车成形的GIF图:“我朋友看见我画的图不相信我是用水性笔完成的,于是我就记录了一下。”

不可视之景

       于婉莹的绘画,还表现了一些我们能够感受到但却看不到的东西。她用黑白颜色去概括万千变化色彩,描绘了清华的朴素和沧桑,即使是有些西洋的建筑,仍然很贴切;她用线条去雕琢千变万化的形状,画出的,不仅是清华的景色,还有清华的自信和荣耀。“你看到其中几张就能感觉到是一个特别大的学校,是一个大气的学校。”

零零阁

科学馆

清华学堂

       在导师眼里,于婉莹笔下的黑白,是对清华朴素的诠释。而于婉莹自己对于作品的黑白色调也给出了解释:一方面,黑色水性笔和素描语言本身是黑白;另一方面,黑白更能表现出清华的历史感和沧桑感,也更符合东方人的审美习惯。

文科图书馆

       在文科图书馆画中的三只飞鸟,乍一看并无何特别,但略一回味,就会发现从比例来看,它们的体积实际上会偏大。于婉莹右手拇指点着其中一只飞鸟,头微微一倾:“我当初画这三只小鸟的时候也清楚,就这么画的话,与实际的比例不是很符合。虽然发现了这一点,我还是觉得只有通过这样的大小呈现出来,文科图书馆的生气才能够得到更为充分地体现。”

       正如李睦老师所言,一个画家去创造作品,首先要有细致入微的观察,然后要有精致入微的表现。她的绘画之所以看上去不同,就是源于观察的不同,源于表现的不同。

工字厅

主楼

同方部

二教

清华的十年时光

于婉莹

       四年本科,三年硕士,刚刚取得硕博连读资格的婉莹,又将在园子里继续她的博士生涯。在她看来,艺术学科倾向形象思维,偏重感性;理工学科倾向逻辑思维,偏重理性。理性的思维方式会对感性的绘画创作提供颇多的有益补充。

       从国画到油画,从彩色到黑白,于婉莹正在逐渐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也在学习不同绘画语言的过程中不断摸索。线描和素描都是东西方绘画语言中的经典表达方式,前者写意,后者写实,然而于婉莹并未“屈从”它们,反倒是“融合”了它们,以一个清华学子的视角,营造出了一个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文和艺术的清华校园。

       于婉莹的艺术创作历程,也是清华精神的演变在她笔下的一个缩影。而她表示,清华系列的创作还会一直进行下去,在今年的清华校庆期间,她的清华系列绘画作品展将在图书馆北馆举办,她将会把“笔下的清华”呈现给母校,呈现给大家。(来源:原创 2017-03-17 小五爷园 小五爷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