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美院建院60周年系列活动之观点交锋-艺术与设计教育的未来使命】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长Naren Barfield谈创造性的教育和全球公民(演讲全文)

海报

声明:本文根据2016年11月1日,第八届清华国际艺术设计学术月首场活动——艺术与设计教育的未来使命国际学术论坛中,Naren Barfield教授发言记录整理。

  

Naren Barfield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长、教授;
温布尔登艺术学院:研究总监 (1999-2004)加的夫优维克大学:客座讲师(2001)斯莱德美术学校:研究顾问 (1998-9)

演讲题目:《创造性的教育和全球公民》 

纳仁·巴菲尔德: 

        你好。非常感谢主办方,尊敬的各位来宾,非常感谢大家对我们的热情欢迎,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创造性的教育和全球公民。主要谈谈在21世纪全国公民的培养,怎么通过创新性的教育来达到这样的目标呢?怎么形成一个全球的文化?从这个战略角度讲,怎么进行创新性的教育和培养全球公民,这是我今天讲的主题。 

        我想谈一点,关于艺术和设计方面的教育,也就是说在全球教育方面,我们怎么能够利用好现在的创新性和跨文化方面的交流。 

        我想谈创新性的教育。有的时候,它需要和全球公民区别开来,在21世纪,我们希望能够培养这种全球的公民,同时又希望尽可能的发挥他们的创造性,这是一个非常主要的目标,而且我们看到,在世界各地我们都看到有这样的探索,我非常高兴在这里,特别是正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建院60周年这样一个时机来谈创新性、创造性的教育和怎么培养21世纪的艺术和设计人才,这是非常合适的。 

        我们看一下全球化、国际化方面的话题。全球化现在越来越促成全球公民的形成。现在我们看到已经不再受到传统文化、国界的限制,现在的公民是在一个超国际的环境下进行交流。所以它不再限制在过去老的模式。现在有很多观点,关于全球化和国际化,这样一种趋势也是促进了学校要不断的遵循创新性的教育,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需要去了解国际化和全球化之间有什么区别,它们并不是一件事情。国际化描述的是贸易关系,国家之间的协议,不同的文化能够互相互利。全球化更注重国界的消失,它也包括贸易,也包括教育,它是一种全球的市场。但同样,每个人在全球统一的市场上又面临着同样的风险。所以说,一般来说,可能我们在谈到跨国界的时候,更多的应该是指全球化。因为现在一个学生不仅在一个国家学习,他们可以由不同院校举办的合作项目,可以到世界各个地方去学习,他们也可以通过这样的学习激发他们的灵感,和不同文化的人进行交流,这也能帮助他们更好的了解各地的观点。比如现在的移动性、各种文化之间的对话以及各种网络,都使得现在这些人比原来有更好的机会可以彼此交流,也可以有更多的灵感进行内容的设计和品牌创练。这就是国际化的好处。 

        我简单谈三件事情。首先,一些关键特点,就是关于创新性效益和全球公民的特点。第二,它的背景事实。在21世纪,全球公民有哪些事实。第三,对于创造性教育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在这里有一个例子。像过去两年当中,中东等,他们也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所以他们的学生设计了这样一个作品,他们把一件外衣做成了一个临时住所。那什么是全球公民呢?他们把它定义为是世界的公民,而且把全球视为一个社区,不会受限于国籍和地点,所以它已经跨越了地理的国界。这种身份被视为一个大的全球社区的一个分子。全球公民现在越来越多的在教育领域被使用,全球公民也包括对整个人类和地球的责任。全球公民也需要了解全球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技术和环境方面的一些知识,全球公民并不是基于它所处的位置行使它的灵动力,更多是以主题为主形成的,而不是局限于他所处的位置。

 

        通过一些研究,有五个特点是全球公民所具备的。全球的思维方式、文化的信心、技术非常娴熟、适合于建立合作伙伴、具有领导力。 

        我们先看一下这几个特性。首先不能忽视技术的先进性和社会组织的重要性。我们看到特别大的技术公司已经打破了国界,不管在哪儿注册公司,可以在世界各个地方运营,不局限于一个地方。全球公民是这种变化的一个小部分,当然它取决于每个人的观点。我们在这个世界里面,比如说通过各个城市已经不再是孤立的一个州,有很多跨国家的组织,已经打破了我们原来的思维限制。 

        在公元前412年的时候,在很遥远的时代,全球公民当时也有一些这样的探讨,他们觉得学生是全球的公民,他们也有一些项目,就是希望把全球公民这样一种概念落实到实际当中去,他们有一些属性。比如说创造性、批判性思维、文化区别、企业家精神、领导力精神和专业精神。在美国艾布鲁斯(音)有这样一个项目专门探索全球公民的培养,在芝加哥也有这样一个项目。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鼓励这些年轻人去思考,比如贫穷、环境问题等等。现在在伦敦也建立了很多项目,大概三代人之前,更多的人是在一个地方成长、工作、生活,随着社交媒体的发达,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会进行世界各地的流动,而且他们还有很多多样化的爱好、个人生活等等。其实他们很多行动会跨国界,用和过去完全不同的方式进行交流互动。所以说,这样一种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复杂,不仅仅是限于大学,在很多领域也是一样的,很多过去的教学方法已经落后了,所以我们需要灵活性的学习,我们不能只是遵循过去那种僵硬的标准,特别是在艺术设计方面更需要有创新性的思维。这些学生也应该能够利用他们现在移动性非常便利的方式,能够在不同的国家,让他们能够去探索他们自己文化当中的特点。 

        为什么说全球公民和设计有关呢?在我们的教学里也不能忽略这一点,因为教育必须是和社会相关的,而且要适应我们所面临的各种变化,很多毕业生也成为了全球设计领先的代表,在扮演着很多领导的角色。 

        我们再看一下现在的高校所面临的因素。现在这些大学也在不断的进行国际化,比如说双边以及更加多边的合作伙伴关系,在不同的地方设立院校,还有虚拟校园。文化和创造性不仅仅是这些专家才能拥有,我们希望这些学生能够发展自己的创意,同时也要给他们提供更多可以交流的机会,把很多机会开放给所有的人,可以用社交平台和各种渠道让彼此分享他们现在所拥有的资源和理念。学生们做选择时不仅仅是看它的价格,更多的是考虑到长远的价值,当教育在各个地方都可以获得时,我们需要确保他们能够获得的价值。所以一个学生可以在一个国家开启项目,在另外一个国家完成,还会有一些学生交流的项目让学生更加国际化,让他们能够暂时的成为另外一个国家的公民,让他们来体验一下异域文化,所以学生也必须要支付这样一些学费。当然,现在我们的教育不仅仅局限于那些高等人士所有,所以学生既然支付了学费,他们就希望能够得到高价值的回报。 

        还有另外一些因素,在英国学校当中也有很多合作,而且我们有很多设计工作室就在医院里,所以会有很多不同领域的合作,包括这些设计工作室也会和医生护士进行合作,通过这样的跨界合作解决社会问题和全球面临的挑战。另外,我们必须要考虑跨领域的发展。当然,我们也需要考虑到每个地区的地域性,因为在某一个文化当中适用的实践不一定在另外一个国家就适用,所以我们是创造性的教育,我们首先要去研究我们的地域特性。所以在进行国家的创意和设计教育时,必须要考虑到当地的特性。而教师不仅仅需要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也需要成为一个创意专家,他需要成为一个工艺学家,而且必须要有文化的敏感性,他们不仅要有自己的经验,也需要让学生具备这样的能力。这样才能够去应对复杂的问题,包括有很多问题这些老师以前也没有遇到过。所以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也需要我们有日新月异的知识,所以就需要有创意性。我们也需要让我们学设计、学艺术的这些学生了解整个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数字经济的发展也给我们的设计教育带来了全新的格局。 

        我们的设计教育也是从实践转向为表述性的特征,所以我们也需要考虑我们在不同的领域之间的跨界合作。比如说在以前,绘画就是绘画,平面设计就是平面设计,但是现在它们俩个都已经有很多融合,而且有很多个人表达的元素。所以我们需要让全球公民彼此合作,让学生知道世界的变化,也需要很快进行知识的实践。现在的学生也可以与千百里之外的学生进行合作,因为技术发展带来的这些变革,而且这些都可以通过我们的创新设计来实现的。 

        那我们是否做好了准备呢?以前的设计教育体系并没有办法为我们准备好全球公民,因为它只关注个人的创造力、技能的获得和作品的创作。因为在以前,我们的全球沟通都是比较缓慢的,整个科技发展没有现在这么快。现在不仅仅能够立刻分享信息,进行沟通,而且在一个国家设计,在另外一个国家用3D的方式进行实现,所以整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变革,而我们的设计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种改变将会改变我们的教育格局,包括教学法。所以我们的设计必须要有相关性,有地区的相关性,同时也必须要国际化。即使不是学位教育,也需要这样做。我们必须要让学生在网上做研究,形成自己的知识,这些知识可能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学生必须要学会去创造,我们需要给学生创造这样的条件,让他们能够有思辩的思维,而且这样一个做法能够让学生在学校里以及在以后的职业生涯中都能够受益。 

        我们也不能仅仅是培养学生的技能,我们需要培养他们的创新能力。所以不仅仅是教会他们技能和方法,我们需要教会他们思维方法和灵活适应应对事物变化的方法。另外,我们现在已经不仅仅是由英语来主导的世界了,现在有很多英语学校其实表现的也不太好,我们还有很多其他国家提供英语教学的环境。所以对他们来讲也是一个很大的机遇和优势。通过这样的英语教学,能够让我们国家的学生得到全面发展。 

        对于一个全球化的21世纪,我们设计带来挑战和机遇,挑战是什么我们要了解。首先我们要让学生更加具有灵活性和灵敏性,需要进行产学研的结合和合作,艺术和设计教育也必须跟进技术的发展,包括设计和绘画,必须要让它们融入到全新的领域当中,要进行领域之间的融合来跟上技术的发展。在全球化的21世纪当中,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战略的合作。所以大家都不能单枪匹马进行运作。大学除了学生之外还有教职员工,也需要成为全球公民。所以对于全球公民来讲,他们就必须要学会领导、学会被领导。而且我们必须要知道老师的培养对于学生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必须要给学生提供一个全球化的环境让他们成长。 

        另外一个挑战就是团队工作和合作对于个人来讲也是至关重要的。这样的合作在学生当中也能够形成一种很好的思维方式,让学生能够在整个职业生涯当中都能不断的从他人当中得到学习的机会,这对我们的跨文化社区来讲也是至关重要的。教师和学生之间也是可以进行合作的,大家可以取长补短。国际化也不仅仅意味着我们要招募国际的学生,其实它对我们本国的学生也有影响,我们可以让本国的学生成为全球的公民。跨文化的教育和融入不同国家的学生,其实这是两件不同的事。 

        最为关键的是,我们要在一个国度当中让不同的文化进行融合,这是最为重要的。所以灵活性和信息的变化速度,我们必须要学会应对,我们必须要去适应这种全新的局面。 

        现在给大家看到的是2008年的皇家艺术学院校友的一个作品。他通过使用喷管的系统能够减少10%水的使用,所以通过这样一种交流和合作,通过这方面的项目,我们可以很好的应对全球挑战。另外,我们与科学、与技术、与工艺之间的关系又是什么呢?我们可以和其他领域进行合作。我们如何提供道德的教育,让他与全球教育结合,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总的来讲,我要为我们的学生或者是未来的学生问几个问题。国际的交流项目如何帮助我们来应对全球化的挑战,我们的国际化是不是仅仅意味着招募国际的学生呢?我们如何了解全球公民的概念?全球学生的沟通将会如何影响彼此?学校是不是能够很好的支持国际和跨文化的交流的机会?我们这种合作网络是不是能够支持未来的职业发展?是不是能够帮助学生成为全球公民?我们的学生是不是能够从企业的层面展现出自己全球公民的特性?另外,一个学生到国外的时候是不是也能够适应当地的文化?与当地人进行合作?你自己所专长的领域是不是能够实现更好的未来?如果你能够很好的回答这些问题的话,那你可能就已经准备好了成为全球公民,而且全球公民的教育能够让你们更好的拥抱未来。 

        最后,我希望我们清华大学和皇家艺术学院的合作将会越来越好,并且能够很好的应对我们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让我们能够拥抱全球机遇,实现21世纪的发展。 

        谢谢。

本文来源:2016-11-11 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