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特温特大学设计史教授简威廉德鲁克谈第三次技术革命后的设计教育(演讲全文)

 

海报

声明:本文根据2016 年 11 月 1 日,第八届清华国际艺术设计学术月首场活动——艺术与设计教育的未来使命国际学术论坛中,简威廉德鲁克教授发言记录整理。 

 

简-威廉德鲁克

荷兰特温特大学设计史教授;
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屯特大学、名誉教授;

清华大学,北京交通大学湖南工业大学客座教授。 

演讲题目:第三次技术革命后的设计教育 

简威廉德鲁克: 

        很抱歉我要坐下,因为我在北京经历了一点小事故,站起来会让我身体不太稳。  

        设计教育全世界都有,不管是在美术学院还是在技术学院都有这样的教学内容,所以关于设计的内涵,大家一直在讨论是运用艺术还是运用科学? 

        技术变化一直在发生,但不是以同样的速度发生。在西方世界有三次技术的革命。我们看到技术变革突破,也带来了物质社会的巨大变化。 

        第一次技术变革是在18世纪的英国,受到蒸汽机的驱动,有很多建筑项目,很多铁桥、铁路,工业城市得以建立。 

        第二次技术革命是在19世纪末,当时受到可燃机的影响,之后我们有了电力、汽车、摩天大楼。 

        第三次技术革命是在20世纪,由计算机以及其他电子技术驱动的。它给我们带来了全新的技术,包括生物技术和纳米技术,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机遇,包括小型化、基因工程、分子技术的发展。 

        现在再回到艺术设计的内涵,它到底是运用艺术还是科学? 

        设计是从运用艺术开始的。在19世纪的下半叶,当时艺术占据了整个业界的设计师其实还是运用艺术家,他们是强烈反对现代技术的发展。 

        随着第二次技术革命的到来,我们的设计发生了变化,设计师有了手机、无线电,还有很多技术,包括艾迪森以及其他人,他们都变成了应用的科学家,而不是艺术家。 

        这样一个局面一直持续到第三次技术变革,也就是到了20世纪。

 

        这个时候,设计的学科受到了功能主义的影响。之后又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在第三次技术革命发生的时候,功能主义丧失了局面,而现代主义取而代之。比如说托尔斯(音)这样的设计师,他们来到了设计的前沿,这些是艺术设计师,而不是科学设计师。

 

        技术还在不断发展,在第三次技术革命当中,当时看到电子化、小型化、基因工程和分子工程,这个更加复杂。 

        我们可以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关于第三次技术革命带给我们什么影响。

 

        今天如果我们烧毁大学图书馆的话,大学还可以继续运转,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如果你关掉大学计算机的话,这个大学可能就会遭受重创。

 

        我们还有零排放的技术体系,减少污染,这可能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问题。所以我给大家的问题就是,我们到底应该是艺术设计师还是科学设计师来应对这些问题呢?

 

        我们有无人驾驶的汽车,它还处于测试阶段。但是第一个车祸已经发生了,这是我们的计算机出错导致了无人驾驶车祸。在这里可能会有很多层面的问题,我们的设计师是能够发挥作用的,但他到底是一个艺术家还是一个科学家呢?

        还有自动操作的武器系统,它们也在广泛应用。比如说在反恐怖主义战争当中都能看到这样的体系,但是恐怖主义分子还很容易获得这些武器,所以我们必须避免这些系统落到坏人手里。设计这些系统时也要注意它的不同应用,这是作为艺术设计者、科学设计者都要去理解的。

 

        这些分子马达对医药和手术作出创新和变革,不断的更新整个医药行业技术。在人体内部建立一个的微观环境。通过这样的设计,不管是科学设计也好还是艺术设计也好,使得这些微小的仪器能够给人们生活健康带来改变。

 

        从技术上面来讲,变化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在当代世界,技术变化更快。还记得我们说到的,在20世纪技术与设计之间的关系,在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当时有现代主义和功能主义,它更多的是亲技术的,而不是亲艺术的。


 

        但是在后现代主义期间,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它开始回归到了艺术、反技术。现在我们这个设计在第三个技术海啸期间去解决什么问题呢?我们可能需要放空手去做。  

         我给大家讲一个特别糟糕的例子。

 

        去年一个来自阿富汗的学生,他有一个项目在荷兰获得了大奖。是在他们内战时所使用的武器,这种地雷放在小型的设备上。这样一种理念是让人非常悲哀的。更糟糕的是,这个设备是非常危险的,它没有去过的地方是不是就是安全的呢?这个不一定。因为它的轨迹是很难准确定位的。

        这样设备的危险性非常大,因为它的运行轨迹不是很精确,所以如果落到恐怖主义分子手里就很危险。这些设计就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问题。 

         还有另外一个例子: 

        这就是亲技术的时候,设计师给出的解决方案。这是罗斯加德工作室所做的,那个时候就比较倾向于用技术来解决问题。 

        在接下来的这些年,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我们怎么弥合这样一个差距?我们怎么能够把技术和艺术连接在一起。
第一步想要这样做其实是非常简单的,我建议我们可以有一个新的课程,在设计课程大纲里开设一个新的课程,比如叫设计与技术这样一个教学模块,特别是在艺术院校,学生可以去学习一些最新的技术,他们可以写一篇论文或者演讲,阐述他们所选择的技术和艺术之间怎么结合在一起的。 

    谢谢大家。

本文来源:2016-11-17 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