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设故事】周凯斌 | 《模式》&《初晴后雨》

 

周凯斌,1993年2月生,江西南昌人 

2012年9月-2016年7月就读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版画专业获得学士学位 

2016年9月至今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攻读硕士学位 

2018年3月-6月赴瑞典皇家美术学院交换学习 

 

2018年入选“工业4.0: 转型的力量——2018中国工业版画三年展” 

2018年入选“2018学院本色”作品展并获提名奖 

2017年入选第二十二届全国版画作品展 

2017年入选全国大学生美术作品展 

2017年入选“手工为本——书籍装帧探索展” 

 

2019届北京市优秀毕业生 

2018年获研究生国家奖学金 

2017年获清华大学研究生综合一等奖学金 

展览现场 

导师推荐意见

        凯斌本科所学的专业是版画,从研究生开始,他转入更为宽泛的绘画研究,这里所说的宽泛并非尝试更多的画种和材料,而是在更深层意义上对于绘画观念的进一步理解,包括怎样绘画?为什么绘画?为谁而绘画?三年的研究生学习彻底改变了他以往对于艺术的认知,将他从以往单纯的职业性语言纠结中释放出来。他开始关注生活、关注社会,更为重要的是他开始关注人,关注那些与他并不相关的人以及他们的命运,这不仅是他艺术上的重要收获,同时也是他人生中的重要收获。此次毕业作品展,凯斌将他的一系列创作的着眼点都放到了绘画艺术对于社会公众的作用的思考上,无论是从画面的形式语言,或是画面的思想内容,无不体现了作者对于艺术与社会公众关系的深切思考,并且通过这种强有力的视觉方式,引起了专业人士瞩目,赢得许多观众的共鸣。此次展览虽然凯斌所采用的手法仍然是版画,但我们在作品中看到的已不仅仅是版画的方法和技巧,而是作者通过艺术去影响生活、改变社会的强烈愿望。作为研究生导师和作品的指导教师,我认同他的艺术主张、认可他的艺术创作,并且为他感到骄傲。——绘画系教授 李睦 

 

《模式》

 

《模式》    131cm×53cm×27张  (整体尺寸可变) 

 

《模式(局部)》   131cm×53cm 

 

《模式(局部)》   131cm×53cm 

       “《模式》作品来源于金属制造业的模具。每套模具有自己的编号便于管理与寻找,作品的最后我也将模具的编号印在上面。每次的订单数量决定着这套模具将会进行多少次压铸,产品基本一样,而这正像是部分人的成长与生存状态,编号则是他们的名字,在一个固定的模式化下生活,有着相同的共性却缺少变化与个性,新的模具在不断产生,而编号小的老模具注定淘汰。” 

       《模式》作品来源于巧合,我的父亲在广州做五金压铸生意,这个属于金属加工业,主要生产男女箱包或服饰的金属配件,例如:商标、拉链、背包扣等。生产过程是将锌合金原料高温融化再压铸出配件,而压铸这一过程必须需要一套纯铁或钢的模具,模具的内部结构需要考虑产品的形状与大小,确定产品在模具中的位置,进行分面;并且一定要将浇注系统和排溢系统进行合理分析与安排,所以每一个模具都是精心设计的,内部像电路板一样纵横交错。一个产品有一个固定的模具,我在父亲的模具仓库里看到了满满一屋的模具,最少接近两千套;每一个模具的内部结构都不一样。我对模具的生产过程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去参观了模具制造厂,我发现模具的制作过程特别像是铜版制版的方式,主要分为两种:第一种是运用电解进行制作,主要针对体积较大细节较少的产品;第二种是用转头进行精雕,主要针对细节较多且表面有文字或符号的产品,这两种形式与铜版的电解与干刻制版比较相似,而每一次的产品压铸就像是版画的母版一样可进行多次印刷。

 

仓库 

 

电解制作模具 

 

精雕制作模具 

        我想将我父亲所有模具的内部结构都呈现出来,但由于每个模具都不少于十斤,所以带走的可能性较低。我先将等大的模具以长方形的样式进行摆放,再拓印,每张画面主要以块状的黑构成,而每块黑色内是白色的模具内部结构,对比明显,具有一定的形式与机械美。

  

拓印过程

 

拓印过程 

        最早的模具基本已经不再使用,因为这个行业与时尚联系紧密,时尚的更新是快速的,这也导致了很多模具是“一次性的”,每一次的开模很大程度的意味着上一个模具的淘汰。我父亲给每套模具进行编号便于管理与寻找,作品的最后我也将模具的编号印在上面。每次的订单数量决定着这套模具将会进行多少次压铸,产品基本一样,而这正像是部分人的成长与生存状态,编号则是他们的名字,在一个固定的模式化下生活,有着相同的共性却缺少变化与个性。

 《初晴后雨》 

《初晴后雨》   90cm×90cm×3张 

       “《初晴后雨》作品的画面元素都由象形文字草、人、云、雨、山、动物等构成;将其不断的变形、重复与有组织的排列;尤其将人、草与动物的比例刻成大小相同。人融于草丛中里,希望传达出人与草没有大小、强弱之分;人类融于这自然之间,意在表达人、社会与自然的和谐共处的意境。” 

       《初晴后雨》作品是我研究生期间一直创作的黑白木刻作品。画面元素都由象形文字草、人、云、雨、山、动物等构成;将其不断的变形、重复与有组织的排列;尤其将人、草与动物的比例刻成大小相同。人融于草丛中里,希望传达出人与草没有大小、强弱之分;人类融于这自然之间,意在表达人、社会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意境。同时每张作品有着不同的意境——《路边野餐》的四人野炊、《游山》的山间游玩、《初入桃花源》的休闲安逸;参考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构图,意在将黑白木刻表现出“云山雾绕”的山水人文画,细看之下方能寻到丛中的人群融于这天地之间,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和谐。

 

《路边野餐》   90cm×90cm

 

《游山》   90cm×90cm

 

《初入桃花源》制作过程

 

《初入桃花源》   90cm×90cm

 (图、文:2019届绘画系硕士毕业生周凯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