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礼建党百年华诞|清华美院创作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序厅大型漆壁画《长城颂》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程向军教授创作《长城颂》漆壁画高15m,宽40m,由100块2mx3m的铝蜂窝板组成,寓意庆祝建党100周年。壁画釆用建筑干掛技术安装,是专为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序厅量身定做,壁画总面积600平米,是漆画史上前所未有的超大体量作品。

历时一年时间的创作《长城颂》漆壁画于2021年4月25日安装完成,永久陈列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序厅。

《长城颂》漆壁画采用中国绘画鸟瞰式构图,表现经历了两千五百多年岁月磨洗的长城,至今依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长城已成为民族魂,长城气势磅礴已不仅是中华民族的象征,而且是人类文明的象征。

壁画以抒情性、象征性手法表现,画面分成近景、中景、远景三个层次,近景以古松及明长城烽火台、山石造型构成,中、远景以绵延不断的群山构成,以表现长城东方巨龙般越群山起伏在崇山峻岭之巅的雄姿。山中溪水汇聚河流寓意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渊源流长。

漆壁画采用传统漆画技法原理,通过在铝箔粉上刻线控制整个画面造型,运用多层罩染透明漆以达到最佳的视觉表现绘画效果。考虑到壁画所在的空间限制及壁画的高度,重点细节表现在画面的二分之一以下,中远景,强调块面的构成,远观画面结构清晰,近看有质感及细节表现,为了避免室内眩光干扰欣赏壁画,将采用大量的材料肌理将光滑的漆面眩光分散,使壁画达到高贵、厚重、雅致的视觉效果。壁画以红、白、黑、金作为画面的主色调,大漆的红作为漆画代表性色彩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铝箔粉上罩染透明漆后形成暖金的效果,再与大漆的红相互配合,能与室内建筑空间相协调。

画面艺术处理体现中国漆画艺术的传承,同时也注重吸收其它画种的营养使壁画达到内容与形式的合谐统一,《长城颂》漆壁画的创作是新时期国家级重点项目,它是学院在公共艺术创作领域为国家服务的又一亮点。

来源:清华大学视频中心

关于创作工艺方案,程向军教授多次征求乔十光先生的意见。著名漆画家乔十光教授是中国漆画的开拓者之一,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漆艺专业的创始人,他担任了这次《长城颂》漆壁画的艺术顾问。主创者程向军教授则多次到长城实地考察写生,反复推敲创作稿。这幅壁画是漆画史最大的室内漆壁画,对于壁画工艺实施方案有许多新挑战,艺术质量及安装工艺标准高。

中宣部文艺局诸迪局长(右二)、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姜胜耀(左二)听取美院院长鲁晓波(左一)汇报《长城颂》的创作情况

程向军教授向中宣部文艺局诸迪局长陈述《长城颂》壁画工艺方案。

传统漆板由于是由木胎制成,尺寸误差较大,材料稳定性不好,易变形,经过多道髹漆工艺制成的胎板自重较重,不利于防火,给壁画安装带来很多困难。为解决这一工艺难点,这项工程在创作初期,主创者大胆构想,通过国内专家技术论证决定选用蜂窝铝板作为壁画的胎板,这也是在国内漆壁画中首次选用铝蜂窝板做壁画胎板。《长城颂》壁画使用蜂窝铝板的优点及安全性远远超出传统手工漆板,中空铝板由于机械工业化程度高,板面组合误差小,经测算每块自重量在140斤左右,它可以减轻墙体的负荷,解决窒内不同高度温差而引起胎板变形等问题。

2020年,利用暑假时间,程向军教授绘制画稿漆画打样。

 

副校长彭刚(左二)、美术学院院长鲁晓波(左三)、院党委书记马赛(左一)到工作室了解壁画打样进展情况。

绘制团队每天十余小时工作,以刀代笔,手工刻线,为壁画造形细节打下基础。

校友王炳懿与团队共同参与工艺制作,每天工作十几小时。

 

由于工作现场面积有限,壁画创作过程均由局部完成。

壁画每一个工艺环节,程向军教授都认真向团队示范,明确工艺标准。

漆的干燥需要一定的外部条件,本次壁画制作正处在秋冬春季,这给壁画的工艺实施带来很多挑战。加上疫情的影响,制作时间较短,团队需要相互配合协调,要求参与人员有高度合作精神。

壁画每一个工艺过程,程向军教授都认真向团队讲解艺术表现要求。


主创程向军教授向陈旭书记汇报工程进度情况。

安装釆用建筑干掛安装工艺,全程由人工高空作业运送漆板,避免了机械运送可能产生意外而损伤画面,确保安装工程质量。

这个项目始终得到中央领导及中宣部领导的高度重视,此清华大学校级领导及美术学院领导全程关心。由鲁晓波院长、马赛书记、杨冬江副院长、李鹤副书记组成《长城颂》壁画创作领导小组,以程向军教授为设计主创的清华美院创作团队在北京新醒狮艺术有限公司的密切协助下克服了诸多困难,圆满完成了这次重大任务。

(资料来源 | 项目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