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清华”讲坛 | 曾成钢:中国雕塑,中国气派

中国雕塑如何建立独立的审美品格,未来应当如何发展?中国艺术家应如何发挥国际影响力?

2021年10月19日晚7点,著名雕塑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雕塑学会会长曾成钢在“人文清华”讲坛发表名为《曾成钢:雕塑人生》的主题演讲,探讨中国传统雕塑语言的现代转化,指出中国雕塑已经迎来黄金时代,包括雕塑在内的中国当代艺术不能仅限制在西方现代艺术的视觉经验模式中,要走出第三条道路,既不是复制传统,也不是纯粹模仿西方现代艺术,而应借传统与现代为两翼,自成一体,形成中国气派的格局

线上线下接近160万观众跟随曾成钢教授一起踏上追寻中国独立审美品格的艺术之旅。

图片

传统雕塑语言

进行现代转化图片

中国现代雕塑自20世纪初从西方引进以来,一直面临着如何确立自身现代性的问题。相对于反对传统、挑战权威、批判社会、刺激出格的85美术新潮中的艺术家们,曾成钢教授明确表示,他的定位是“自觉的中场”,对东西方各个时期全方位吸收,“中国现代雕塑其实是学习了西方的古典传统,而西方的现代艺术则借鉴了东方的文化传统。其实西方的东西不在于高于我们多少,他们缺少的要学我们的,我们缺少的要学他们的,社会进步是互相学习、互相融合的状态。对各个时期全都不排斥,全方位吸收,来建立我们今天自己的艺术。”艺术理论家孙振华博士称曾成钢教授的“中场”为“有约束的前卫、有原则的创新、有变革精神的学院派”。

“自觉的中场”

经历6次考研的磨砺,自1987年重回浙江美院读研开始,为了“打好中场”,曾成钢教授在吸收西方古典大师、现代大师的营养时,也一直在探索如何对中国传统雕塑语言进行现代转化。三十多年的探索让他体会到:第一,中国雕塑艺术必须立足中国,以中国文化为本位进行创作,“做艺术家不能离开自己的故土、不能离开自己的根”;第二,要强调传统雕塑语言的母体意义,强调传统的延续和发展;第三,在现代化的过程中,中国传统雕塑在语言上不是自足的,它必须具有自己的现代性,转化为中国式的现代形态,但不能一味模仿西方,“搞艺术创作必须要不一样,还得有意思。”

《梁山好汉 行者武松》

面对传统,曾成钢教授特别提出要对文化基因进行创造性重构。他表示艺术只有好坏,没有新旧。重构文化基因首先是要找到基因里那些走向未来的可能性,“所谓传统,就是过去、现在、未来都让人觉得这是个好东西。”曾成钢教授对商周青铜器语言的研究和创造性地运用就是认真解读传统、转化传统的经典案例。“青铜器对我影响最深。在我看来,青铜器超出了容器,具有雕塑的概念,我看到了实体、空间的构架、容器的空,它给我带来了新的语言的可能。”青铜器造型中夸张、变形的手法,结构的对称,纹饰线条曲直转折间的崇高肃穆之气,张力中的简约等造型元素,都转化为他雕塑的个人风格。他认为,青铜器充满着刚健、厚重、古拙,甚至蛮勇的霸气,这种霸气正是一个民族的生命力和精神气质的表现,是人对物质世界和自然对象征服意志的体现,而他的代表作《鉴湖三杰》(第7届全国美展金奖)《精灵系列》《梁山好汉系列》等,风格豪迈激越、霸悍,正体现了对这种意志和精神的追求。除青铜器外,他表示还应继承中国艺术大传统的整体精神和气质,在中国古代绘画、书法、玉器、明式家具等传统艺术养分的基础上延续中国的雕塑传统,这些传统艺术都可以和西方艺术相媲美,其中精品如四川三星堆出土文物、山西高平的铁佛寺雕塑等都不逊于同时期的西方艺术精品。图片图片

走向公共空间

近年来雕塑不断走向公共空间,成为影响城市文化的公共艺术。作为先行者,曾成钢教授的《起舞》(全国第二届城雕优秀作品评比优秀奖)《月光》《圣火接力》(2004 奥林匹克体育艺术大赛荣获雕塑类银奖)《莲系列》《大觉者》等作品已经成为中外多地地标性雕塑。他主持的中国雕塑学会也通过推动雕塑公园建设,建立有中国特色的评选标准和监理机制,促进雕塑作品良性地进入公共空间,10年间,在芜湖、郑州、温州等6座城市的雕塑公园办了18场展览,展出600余件中外作品,覆盖30000余亩的面积,中国雕塑公园与欧洲的距离正在缩短。城市雕塑是一座城市社会经济文化和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针对一些地方城市雕塑建了拆,拆了建的乱象,曾成钢教授表示要设立成熟的评价机制,杜绝视觉垃圾,并提出只有政府、公众、艺术家和环境都认可的雕塑,才是真正成功的雕塑。

图片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莲》

从中国走向欧洲

图片

曾成钢教授具有中国独特审美风格的作品也震撼了西方。2012年,《穿越·曾成钢雕塑展》在德国举办,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上雕塑家在海外举办的最大规模的个人展览,随后瑞士、丹麦等地也争相邀约他办展。瑞典雕塑学会会长理查德·布里克索表示:“原来以为中国的雕塑是拷贝西方。看了曾教授的作品,完全是他个人的创造。想不到在当下中国还有这样的作品出现。很震撼,这让我很激动。”

图片

《穿越·曾成钢雕塑展》

图片

《大觉者》南丹麦大学

对于曾成钢教授来说,《穿越》个展亦是给自己内心的一个回答。他也曾迷茫过。1994年在意大利进修时,米开朗基罗等大师的作品让他有一种“被震蒙了”的感觉,创作一度失语。直到《丹心忠魂》《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他才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路,德国之行,他用雕塑语言呼喊出在心底埋藏了18年的话:“总有一天,我的东西要震撼欧洲。”

图片

曾成钢教授表示雕塑是与天地共存的,是人类生存的需要,中国雕塑艺术已经迎来黄金时代,坚持第三条道路,可以让西方感受到中国艺术家的分量。

图片

(资料来源 | 转载自 人文清华讲坛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