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机场壁画研究专题】①守护20世纪的“敦煌” | 首都国际机场壁画在线纪念展 《哪吒闹海》(张仃)

20210412jichangbihua

编者按

首都国际机场壁画,被誉为“20世纪的敦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次由国家委托的大型壁画创作工程。它开启了中国公共艺术的新篇章,成为改革开放的先声。

1979年9月26日,首都国际机场候机楼壁画及其他美术、设计作品举行落成典礼,由张仃主持并担任总设计,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教师为主要力量,集中了全国17个省市的52位美术工作者通力合作完成。共绘制了50多件重彩壁画、丙烯壁画、陶瓷壁画、陶板刻绘壁画、国画、油画、漆画、贝雕画、玻璃装饰画等作品。

首都国际机场壁画注重现代艺术与传统工艺的融合,尊重个性,题材丰富、思想解放、风格多元,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是中国当时重要的文化现象,作为中国现代艺术发展的重要转折点,具有划时代的启蒙意义。

首都国际机场壁画,将中国壁画的复兴梦,与改革开放,塑造“国门”形象的时代需求相融合。富有哲思地描绘了祖国山川壮丽,继承了民族艺术传统,并赋予了新的时代精神。这些杰出的艺术经典作品,必将在中国现代美术史册永远留存。

适值清华大学110周年之际,我们推出首都国际机场壁画在线纪念展,在新的历史节点回望学院先贤的光辉历史,省思自身,这批已经深刻融入学院文脉的艺术宝藏曾开启的讨论——如中国艺术之现代性、中国文化之独特性……今天依然值得探索、反思和努力。

这是我们承继的历史使命,也是我们肩负的时代担当。

 


画稿作者:张仃(1917-2010)

绘制:张仃、申毓诚、楚启恩、李兴邦、王晓强、张一民

实习生:张浩达、徐平

原作尺寸:1500×340cm

原作位置:候机楼二楼东餐厅(东壁) 

 

创作故事

1979 年,张仃先生以传统壁画的形式创作首都机场壁画《哪吒闹海》。其题材与形象来源于1978 年他担任美术设计的动画片《哪吒闹海》,并参考民间木版年画、中国传统宗教壁画以及张光宇先生设计的《大闹天宫》人物形象,具有强烈的民族风格。1979 年夏,张仃(中)、张一民(左)、楚启恩(右)在首都国际机场壁画《哪吒闹海》绘制现场

壁画采用传统题材,构图巧妙,将不同的故事情节绘制在同一画面,描绘哪吒从出世、闹海、斗恶龙到复仇的神话故事。中心画面是哪吒与四海龙王相斗的场景,周围环绕由风火轮演化而成的巨大火圈。主题形象反复出现,加以海浪、建筑、山石、树木的映衬,以散点透视表现故事完整,以线造型,形象生动,具有既民间又现代的审美特征。

1979年夏,张仃(中)在首都国际机场壁画《哪吒闹海》绘制现场

申毓诚,曾经是雍和宫唐卡艺人,担任《哪吒闹海》壁画的技术支持,把握材料和工艺等

壁画采用传统重彩工艺和天然矿物颜料,并在局部装饰螺钿,色质厚重,颜色经久不变,富有装饰效果。张仃与申毓诚(学院壁画专业工艺辅导,曾是雍和宫壁画老艺人)等人共同探讨传统壁画工艺,通过喷绘、晕染、厚涂、干擦等手法丰富画面的色彩层次,增强色彩的表达能力。

1979 年夏,张仃院长与大家讨论壁画《哪吒闹海》画稿左起:摄影师、张浩达、袁运甫、申毓诚、吴冠中、张仃、郑可、楚启恩等

undefined

1979 年9 月26 日,首都国际机场艺术工程竣工座谈会 

1978年,我应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邀请,参与了动画片《哪吒闹海》的美术设计工作。大家很尊重我,请我做美术设计总顾问。当时我想,要向大家学习,争取初稿就符合动画要求。设计时多画一条线,动起来就是千百条线,一定要从全局着眼,尊重大家的劳动。

在人物设计上我遵循两条原则:一,尊重剧本的风格,认真领会导演意图,多和大家商量;要虚心,但同时要有信心,信心是集体创作不可少的。二,一定要有民族特色。在人物设计过程中,我广泛地参考了一些历史资料,如敦煌、永乐宫的壁画和民间年画、版画等等;同时也注意神话故事的内容以及美术片的特点,不能让历史框住。

在设计过程中,我不怕多听意见,不断修改,每个人物造型都修改过很多次。主角哪吒,头上的“发结”到定稿时,才从马鞍型改为圆型。这样修改,造型更简单明了,便于动画在不同角度的运动。

《哪吒闹海》经过摄制组全体同志一年多的勤奋努力,终于与观众见面了。在《大众电影》今年举办的“百花奖”评选中得到广大观众的赞扬,推选为最佳美术片之一。我作为这部影片的参与者,更多的是想到它还有哪些不足之处。

《哪吒闹海》动画片

(资料提供/首都国际机场壁画文献项目组  文案/刘家嘉 清美学生记者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