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结课展】叮生活一口,咬现实一下|清华美院“视觉文化研究”结课展 探索研究生教学新模式(图)

     

海报

       2017年11月20日下午,“BITES·叮·介入生活·新艺术展”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A区大厅开幕。作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公选课“视觉文化研究”的结课成果,该展览在艺术理论、创作和展陈方式等方面进行了大胆的探索与尝试。本学期“视觉文化研究”课程,由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的社会理论家马太(Michael Dutton)教授、艺术家约翰·雷尔登(John Reardon)博士和艺术史论系陈岸瑛副教授联合指导。马太教授和雷尔登博士之前在伦敦大学开设了9年“艺术与政治”课程,探索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在地艺术和社会介入式艺术创作。课程以项目为导向,在教师指导下分组讨论实施,每年都会探索一个全新主题。作为清华大学研究生教改项目,本次“视觉文化研究”课探索尝试了这一新的教学方式。

       参与课程的来自清华美院不同系别的19名学生,分成了5个小组,在“城市”这个大主题下,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副主题进行艺术项目的创作,这五个主题分别是:Boundary 界限、Identity 身份、Transition 转变、Eating 饮食、Slogan 标语。  

       五个小组副主题的首字母缩写为本次展览的标题“BITES”,中文翻译为“叮”,老师和同学们期待自己的艺术创作能够“叮生活一口,咬现实一下”,进入现实生活,成为现实世界的一部分。 

展览主题装置 

 

展厅规划 

       “BITES·叮·介入生活·新艺术展”的最大亮点在于老师和同学们试图走出“白墙”,打破“白立方”式的美术馆展览模式,以环境为导向,将自己的艺术创作“植入”特定空间,从而揭示或改变其上下文。

       为体现“在地性”,各组同学在实施方案时,多数选择校园和校园附近。展陈方案则根据A区大厅情况,进行“在地化”处理,还将大厅内允许使用的物品都进行了适度“改造”,成为创作的一部分,如图书馆储物柜、绿植、美院新大楼模型、老先生塑像、墙面等。这些小小的改变不引人注目,却引人深思。  

       清华美院A区大厅原貌,从中可见,传统的学生展览多利用展墙,分隔规划出一个艺术展览空间。

       “BITES·叮·介入生活·新艺术展”展厅俯视图,能够清楚的看出,策展团队清空了大厅内原有的展墙,利用大厅自身的建筑结构规划展览空间,打破展墙的阻隔,使得艺术有了延伸的空间。

参展作品


       Boundary组 罗一格作品《满园春色框不住》,将艺术作品“植入”展厅的一面墙壁之中。


       Identity组 陈宇涵倪航宇吴鸿宜作品《张仃百年》,在A区大厅门口的张仃先生塑像上佩戴红围巾,并且在塑像前方放置带有纪念缅怀意味的长青树装置,配合展签对作品的重命名,来表达老师和同学们对学院创办者张仃先生的敬意,将大厅原有塑像巧妙地纳入展览,同时与隔窗相望的清华大学博物馆正在举办的“张仃百年诞辰纪念展”相呼应,产生时间和空间上的互动。  

       Eating组高彦赖静芳刘欢杨声丹作品《撩艺术》,采访艺术家对“瓜子”这个特定食物的回忆或者感受,来探索饮食与艺术之间微妙的关系。雷尔登博士作为受访艺术家,通过视频呈现,出现在展览现场。  

       短短三天的展览,迎来了众多专家学者和美院师生。

       开幕式当天,Boundary组王静的行为艺术作品《?》点燃全场气氛,10位同学们带着口罩和红袖标,骑共享单车进入A区大厅,并将单车停放在展厅,引发人们对共享车乱停乱放行为的思考。 

 

王静《?》行为艺术 

 

展览吸引观众驻足观看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魏小明教授和学生们讨论展览作品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副教授陈彦姝、郭秋惠与陈岸瑛在展区内讨论教学模式创新       

       剑桥大学塞尔文学院社会人类学系宝力格(UradynBulag)教授在评论Transition组戴詠君郭浩南王玥的作品《转变·圆》,他首先肯定同学们作为年轻一代对历史仍保有激情,同时建议同学们在作品表达中明确自己的立场,体现出更多个人的观点。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图书馆魏成光馆长在采访中赞赏学生们利用大厅中的现成品布展,例如他身后的图书馆储物柜被Identity组借用,通过重新安排位置,添加装置和重命名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艺术观点。魏馆长同时表示期待以后有更多类似的展览,图书馆会给予美院师生最大的支持。

       “BITES·叮·介入生活·新艺术展”展览了参展的21位同学和艺术家创作的共计25件作品,作品类型涵盖影像、装置、综合材料和行为艺术等门类。  

策展人、艺术评论家秦思远先生在观看Boundary组李同的作品《我本不该在这》      

 

       Boundary组何佳秋作品《择》,以城市内排队者为对象,在地面贴等待线,人为地重新划分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并用摄像记录下排队者会在两条安全距离线中如何抉择。  

Boundary(界限):

可见的“界限”即是真正的边界吗?身体的“界限”并非思维的边界,那么我们该如何定义“边界”?重新检索“界限”一词,发现城市处处都是被规划的空间,被建立的规则,被教导的思维——处处都是被划分的界限(Boundary)。我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些“界限”,这世上原本就存在界限吗?谁有正当的权利来建立界限?现存边界是合理的吗?五位成员在共同的主题下探讨,并以自己的灵感和热情通过不同的表现方式对“界限”开展了进一步的延续思考。 

 


Identity(身份):

千篇一律的密集住宅,日复一日城市里繁忙的日常,人们在规范下重复着基本生存活动,却也在这之中进行思考与创造的非日常。人们总是在现代日常快速行进的步伐中遗失了什么,却又无法立刻拾回,但并非不可追,而是逝去的东西产生了变化,成为专属现代的全新面貌,在过程中获得各种当代日常所遗留的痕迹。而在儒家思想中,人之初便拥有纯然的善,然而随着经历社会化的进程,原本纯净的自我也因此渐渐展现了与他者的不同,Identity组通过三种不同的方式,来展现自我的融合,转变,寻回。 

 

Transition(转变):

转变,在现代汉语中的意思是指从一种形式、状态或特点变为另一种形式、状态或特点。在这组装置中,小组选用圆形和方形作为作品的核心元素,意义有三点:一是圆形基座配合12根时间柱,以时钟的基本造型表达年代的变迁;二是方圆作为中国传统“内方外敛”的文化精髓,展现了自1900至今中国发展过程中永恒的处世思想;三是通过方圆的配合能够在装置创作上巧妙地与文字和图像相对接,体现中国自120年来在主流思想和社会现实两方面上的转变历程。

 

Eating (饮食):

我们吃的不是瓜子,是艺术。色:黑白阴阳包罗万象;香:大量瓜子散发出暖暖的阳光的味道;声:嗑瓜子的一刹那,清脆的一声“叮”,我们听到了时间的流逝;味:嗑瓜子享受的更多的是吃的过程,手与口的协调,放松的姿态,闲适的环境,三五好友一起边吃边聊,构成了每个人对瓜子味道的独特回忆。我们是时候走出过去的宏大叙事,去探索每个人的小情怀,九位艺术家与我们边嗑瓜子边聊天,讲述他们对瓜子的回忆与感受,引申到个人生活乃至艺术创作。

 

Slogan(标语):

标语和字符,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寻常之物,又是特别与有趣之物。标语与字符的出场,既彰显了一种强力的话语权——劝诫、忠告、禁止与自我表白,又呈现出某种与实际悖离的荒诞。字符与标语是日常生活的注解与旁白,它显示为其自身,却指向自身之外的事物。我们坚持认为,语言是思想的物质实体而非外壳,是语言勾勒出思维的形状,构建出存放思维的空间,而脱离语言与文本的图像将失去其意义。标语(Slogan)的创作方法正是基于这样理性的基础,实现对语词的再利用与赋义,结合标语在日常生活中的出场形式,本组作品多以静态图像的形式呈现,并以此为契机试图去讨论生活的荒诞与真实。

BITES·叮:

美院A区大厅原有装饰物,可移动的或是不可移动的,都被策展团队通过重新摆放、重命名或添加装置等方式,巧妙地纳入了艺术展,与“城市”这个大主题发生关联。 

策展过程 

       “视觉文化研究”课程时间只有8周,短短的两个月里,在老师和同学的共同努力下,策划筹备并最终呈现出一场极具启发意义的展览。

        选课同学在三位老师的指导下,首先进行了理论学习,通过阅读大量与“城市”和“在地艺术”相关的文献,配合课堂上的集体讨论来发掘灵感。有了灵感之后,同学们根据自己不同的兴趣点分成了5个小组,每个小组开始初步构思自己的艺术项目实施方案。分组之后,老师们会利用课外时间与各个小组单独会面,了解各组项目进程,并给出专业指导与建议。

       在确定课程成果的最终呈现方式为艺术展以后,老师和同学们多次到美院A区大厅做现场调查,熟悉大厅原有的建筑结构和装饰物,深入每一个之前无人问津的角落,以环境为导向,力图将自己的艺术创作全方位地“植入”展览大厅。

      全新的布展方式虽然为展览呈现带来了许多新的可能,但同时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挑空的大厅,不规则的墙面,无法挪动的塑像和模型,无处安放的绿植,颜色灰暗单调的储物柜......所有挑战最终都被策展团队的“巧思”转化为展览中的亮点。“BITES·叮·介入生活·新艺术展”中,艺术对环境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而在新的环境中,艺术自身也得到了升华。 

视觉文化研究课程回顾

2017

09-22 “视觉文化研究”正式开课

Class 1:马太教授将Rem Koolhass所著的《狂乱的纽约》中阐述的城市理论和Michel de Certeau所著的《日常生活实践》中提出的艺术理论引入课堂。

2017

09-29  艺术家约翰·雷尔登博士正式加入课堂

Class 2:雷尔登博士为同学们介绍自己之前做过的在地艺术项目,之后三位老师和同学们围坐在一起进行“头脑风暴”,发掘与“城市”主题相关的艺术创作灵感,最后同学们根据自己不同的兴趣点分成了五个小组。雷尔登博士随后提出“Material(材料)-Context(背景)-Duration(持续时间)-Distribution(分布)-Public(受众)-Process(过程)”这六个艺术项目实施基本要素,要求各组课后对这六个要素进行思考。  

课上“头脑风暴” 

2017

10-13  国庆假期停课一周,五个小组介绍各自艺术项目的初步构思

Class 3: 根据小组介绍内容,确定五个副主题为Boundary(边界)-Identity(身份)-Transition(转换)-Eating(饮食)-Slogan(标语),老师建议同学们继续深入思考副主题,安排小组单独会面。

2017

10-20  5个小组对调整后的艺术项目实施方案进行汇报

Class 4: 通过与老师的单独会面,每组的艺术项目实施方案不断改进,与此同时,同学们开始思考5个副主题,也就是5个小组之间的联系,各组之间开始发生互动。 

2017

10-27  确定艺术项目最终呈现方式为艺术展

Class 5:19位同学在原有的5个艺术小组基础上又分成了3个工作小组:策展组、宣传组和文献组,为艺术展服务。

2017

11-03  确定展览空间为美术学院A区大厅

Class 6:在对展览空间进行全方位勘察之后,老师和同学们发现空间应用限制很多,因此开始考虑做线上展览或者用微缩模型替代展览,但通过19位同学投票表决,最终决定坚持原有计划,在展厅办展,同时开始讨论展厅受限空间使用的解决方案。

2017

11-10  “视觉文化研究”结课

Class 7:最后一堂课,5个艺术小组和3个工作小组分别汇报自己的工作进展,确定在11月18日和11月19日两天布展,11月20日下午展览开幕。

2017

11-18 11-19   布展

布展:布展过程需要许多意想不到的难题,最终都被老师和同学们用创意和智慧解决,高效而专业地完成了展厅的布置。

学院文脉 

“BITES·叮·介入生活·新艺术展”中,美院同学所创作的艺术蔓延在A区大厅,人们看到的不只是5个小组的作品,而且开始注意到学院建筑中那些一直存在却很容易被忽视的装饰物:美院四位先贤的头像、张仃先生的塑像、《清华正茂》东阳木雕屏风......所有这些装饰物,都代表着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历史,当学生们将这些装饰物纳入自己的作品中,历史与现代自然而然地发生关联。这次展览,不仅突破了空间上的限制,而且实现了时间上的扩展与延伸。

步入美院A区大厅,以Transition组的作品《转变·方》为起点,中央工艺美院时期的四位先贤庞薰琹、郑可、祝大年、陈叔亮的头像旁是美院年轻一代设计的装置上,用关键词为观者还原出一段清华美院前身——中央工艺美院的创办历史;走近《转变·圆》,随历史的转盘向前,穿过Slogan组作品中呈现的多彩的天空,来到Eating组的《撩瓜子》影像作品前,视频中清华美院的在职教师在谈论他们的工作与生活;继续前行,抬头可见A区大厅的挑空墙面上巨大的“衣食住行”标志,转角处是Boundary组和Identity组的同学在用作品表达当代城市生活的困惑与迷茫,以及生活对人的改变与影响,《清华正茂》的屏风上,一抹城市现代建筑剪影投入传统中国山水之中;回到展厅入口,巨大的红色横幅上“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口号告诉人们时代在变化,但同时用英文提醒着人们“太阳底下无新事”(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临出大门,佩戴者红围巾的老院长瞬间抓住你的注意力,走近张仃先生的塑像,隔窗远望落成不久的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那里联结着清华美院的未来......

“BITES·叮·介入生活·新艺术展”在时空的不断转化中焕发出动态的生命力,引发美院师生对于学院文脉的思考。


(图、文:艺术史论系)